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勾結正品專櫃櫃員、植入晶片 他們打造了假LV制售産業鏈
发布日期:2022-02-06 20:05   来源:未知   阅读:

  勾結正品專櫃櫃員、利用正品非法拆解製版、生産製造原材料、生産加工成品包袋、偽造正品銷售單據、跨境分銷……這一制假團夥為了以假亂真,還自作聰明地在假冒包袋裏植入晶片——他們打造了假LV制售産業鏈

  ●截至2月9日,上海市青浦區檢察院以涉嫌假冒註冊商標罪、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非法製造註冊商標標識罪對一起特大LV包袋制假售假案中的全部26名主犯提起公訴。4月23日,公安機關又再次報送審查逮捕36名與該案相牽連的犯罪嫌疑人。目前,該案正在繼續辦理中。

  ●在包袋、皮具製造業發達的廣東省,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的成品箱包被加工、出售,遠銷全球各地,然而,在這些嶄新亮麗的包袋之中卻混入了一批假冒LV品牌包袋,這批包袋打著正品的名號,流入千家萬戶,甚至被銷至中東地區。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涉假團夥為了以假亂真,自作聰明地在假冒包袋裏植入晶片,通過掃描就可訪問官網的正品連結。然而,LV品牌權利人卻説:“LV正品包袋沒有此類NFC感應晶片,但凡能夠使用手機NFC感應功能感應識別的包袋,均為假冒仿製品。”

  至2020年,這家“長髮皮業”已經徹底轉型,成為專門生産LV品牌包袋皮料的黑作坊。

  2019年12月,上海市青浦區公安機關接到LV集團的舉報,稱有人對外銷售疑似假冒LV品牌包袋。接報後,公安機關開始了縝密的追蹤調查。青浦區檢察院也提前介入,派出兩名檢察官全程指導警方取證偵查。

  利用正品非法拆解製版、生産製造原材料、生産加工成品包袋、偽造正品銷售單據、跨境分銷……儼然是LV品牌包袋制假售假“一條龍産業鏈”,而産業鏈的核心直指廣州的一家皮革檔口。

  經過在廣東省的數月伏擊,2020年7月14日,到了最後收網時刻,公安機關分為8個行動組,在廣州和東莞兩地同時開啟抓捕行動,共抓獲犯罪嫌疑人62名,繳獲制假設備30余臺,假包袋2000余只,假冒LV品牌名片1200張、證書62400張、標簽36000個、品牌標識123690個。

  最先落網的是楊其偉、楊其軒、楊其正、楊其慧兄妹四人,他們均是假LV包袋皮料與五金配件的提供者。

  從2015年開始,楊其偉兄弟三人合夥在廣州一家五金皮料城租下一間檔口,取名“長髮皮業”,專門從事鹿皮絨布、棉布等個體經營。兄弟幾人的生意做得很順利,慢慢發展壯大,後因人手不足,又雇了四名員工從事銷售。

  2018年,陸續有客戶到府詢問能否製作帶LV品牌標識或棋盤格花樣的PVC皮料,問的人多了,楊其偉有些心動,但楊其軒與楊其正心生膽怯,兩人勸説大哥不要做這行。楊其偉起初還聽從兩個弟弟的勸告,但後來考慮到妻子剛生下三胎,最大的孩子也上了初中,自己也年將四十,心想不如借此機會大賺一筆。

  因此,楊其偉率先開始承接製作LV箱包皮料的生意。起初他從市場上買了PVC的底料,找人列印LV的老花或者棋盤格子,一共做了100多卷,賣了10多卷後市場反響不好,存在掉色、花型不對的問題,這些料都砸在他的手裏了。之後,他找到了親戚楊春尚,2020年3月至7月14日,楊其偉將LV品牌標識的圖案以及自有皮料提供給楊春尚進行加工,共計列印藍色、粉色等帶有LV品牌標識的漸變色圖案2300余碼(每碼可製作3個包袋)。

  未料,這批假LV皮料銷路異常火爆,楊其軒、楊其正兄弟最終也經不住誘惑,認為只要行事隱秘就不會被發現,隨即陸續“下場”,共同經營這一行當。他們甚至將自己的小妹楊其慧也招攬過來,讓她幫忙負責送貨等相關事宜,而“長髮皮業”內的幾名員工也未能抵擋住高工資與可觀提成的誘惑,紛紛加入。其中一名叫黃柏的年輕員工曾因販毒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剛出獄不久,就又跌入了這起特大制假售假案的深淵。

  而此時的幾位“楊老闆”,在皮料壓印和鐳射列印之餘,又發展出了五金配件的精細加工和篩選生意,大量皮料和五金配件堆放在他們的檔口與倉庫內,他們特地與皮料城商議租倉庫不簽合同。楊其偉交代:“我也知道賣印有LV標識的皮料肯定是違法的,不簽合同的話,如果倉庫被警察查到,那警察應該也不會找到我。”

  至此,這家“長髮皮業”已經徹底轉型,成為專門生産LV品牌包袋皮料的黑作坊。就是從這個黑作坊開始,辦案檢察官通過對其架構龐大的上下家的審查,發現了其背後隱藏著的隱秘而成熟的産業鏈。

  “在楊氏兄弟背後,我們挖掘出40多個窩點,各窩點分工明確,協作制假售假。”辦案檢察官順藤摸瓜,查閱數十本賬本與上萬條聊天、交易記錄,終於找到了決定性的關鍵線索。

  辦案檢察官查閱了大量的聊天記錄和交易資訊,最終將目標鎖定在廣東省某商場LV品牌專櫃櫃員施雲琴身上。

  辦案檢察官在查閱“長髮皮業”數年來的賬目資料時,發現一條記載著楊氏兄弟與最重要的一名幫手的交易記錄,她來自於LV品牌內部。

  “我們在扣押的證物中發現了三十幾個正品包袋,這些包袋幾乎涵蓋了LV品牌所有熱銷的款式,但令人起疑的是,這些包袋都有明顯的拆解痕跡,這些包袋是從哪來的?又是用來做什麼呢?”

  帶著這些疑問,辦案檢察官查閱了大量的聊天記錄和交易資訊,最終將目標鎖定在廣東省某商場LV品牌專櫃櫃員施雲琴身上。

  施雲琴被抓捕到案後,交代了犯罪過程,事情的真相果然如辦案檢察官所料。原來,楊其偉一直購買正品包袋用於拆解製版,他已在施雲琴處購買了十幾個包袋。

  然而,從了解到新款,到拿到正品,再到拆解製版,這其中耗時良久,該團夥考慮到假包要能與真包一同上市,才能迎合那些試圖趕在潮流第一線的客戶群,遂著手將LV內部員工拉下水。

  楊其偉與施雲琴幾次接觸後,施雲琴最終同意加入。而後,楊其偉總能從施雲琴處得到第一手的LV內部員工培訓保密資料,這些資料中有尚未發售的新品款式以及詳細的圖解。拿到這些資料後,他們再進行仿製,甚至能做到比正品更早上市。

  據施雲琴交代,她負責提供內部資料,從未參與售假的實際操作,但她聽楊氏幾人提過,“只要有許忠義在,這些包就不愁銷路”。

  經多次訊問,原本口風極緊的許忠義向辦案檢察官承認,他是“長髮皮業”最大的客戶之一。警方從他的工廠內查獲的使用“長髮皮業”原材料製作的假冒LV成品包袋,總價值達1200萬餘元。

  從2018年5月至2019年7月,他先後花49萬餘元在“長髮皮業”採購皮料,他的包袋最遠賣到中東地區。許忠義又交代出了一個銷售鏈下家。

  廣東的林氏姐弟(林學敏、林學達、林學納三人)在微信朋友圈推廣假冒LV包袋,熟知消費者喜好與需求的他們,也擔負起了“選品”的工作。

  許忠義原先是製作假冒LV盒子,後來開始製作假冒LV包,林學敏便在他那裏進一些成品包,然後自己加價賣出去。

  林學敏的生意做得如火如荼,弟弟林學達出獄後,她就讓他跟著自己賣貨,三弟林學納不久後也加入。林學敏不僅把弟弟拉進入夥,還把家裏的其他親戚也拉了進來。

  自2018年4月起,林學敏又以房租衝抵工資的方式雇22歲的侄女小麗為其售賣的假冒LV包袋拍攝宣傳照片、管理賬目;將日常用於賣貨的微信號交給侄女筠筠管理使用,幫助自己維護客戶和代付調貨款項,允許筠筠使用該號在不影響原有客戶的情況下自行攬客銷售,所得獲利充當工資;又以每月4500元的工資讓侄女鈺鈺為其打理兩個微信小號,負責這兩個微信小號銷售假冒LV包袋和售後修理的接待工作。這一違法犯罪的買賣儼然被他們幹成了一個“家族企業”。

  林學敏等人除了自行售賣,也發展了眾多下家,他們將成本僅100至200元的仿製包袋以每只300至500元的價格大批量出售給一級經銷商,一級經銷商在加價40%後,再以遠低於市場價的價格批發、分銷至全國多地。

  這個犯罪團夥為了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迷惑廣大消費者,他們還搞起了“自主研發”。

  “我們在辦案中注意到他們有一個名為‘晶片群’的微信群,幾名主要犯罪嫌疑人都在這個群裏。他們為達到以假亂真的目的,在假冒包袋裏植入晶片,通過掃描晶片就可訪問官網的正品連結,以此矇騙消費者。”辦案檢察官説。

  在查證過程中,辦案檢察官驚奇地發現:買通專櫃櫃員獲得第一手資料後,這個犯罪團夥為了攫取更大利潤,一直都在思考著如何做才能“留住客戶,提高競爭力”,為了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迷惑廣大消費者,他們還搞起了“自主研發”。

  “這兩年我看到市場上晶片包開始流行起來,網上有NFC門禁卡刷標簽的教程,就自己試著把LV官網上的資訊刷到NFC晶片裏。”當辦案檢察官訊問楊氏兄妹時,他們如此解釋。

  經植入晶片的包袋,只要用手機對其掃描,就會跳轉至LV品牌官網對該款包袋介紹的頁面,眾多沒有深入研究了解的“小白”買家就被此效果所迷惑,從而確信這是正品。

  楊氏兄妹以每個0.1元的價格購入一大批NFC晶片,將其植入包袋中,剩餘的就以每個0.2元的價格賣給其他制假工廠。

  楊其正將資料導入晶片的任務交給了自己的妹妹楊其慧。辦案檢察官問完成一個LV包袋的晶片植入需要多長時間,楊其慧交代説“需要十幾秒、二十幾秒的樣子”,一個小時,她一人能完成近150個包袋的晶片植入。

  然而,據LV品牌權利人介紹,LV正品包袋沒有此類NFC感應晶片,但凡能夠使用手機NFC感應功能感應識別的包袋均為假冒仿製品。一位不願具名的奢侈品鑒定行業資深從業者坦言道:“這個團夥還在包裏裝晶片,説實話,我不懂這是為什麼。”

  只要證據確鑿,這條産業鏈上下游的所有主犯都將以侵犯智慧財産權犯罪的共犯論處,接受法律的嚴懲。

  面對牽涉範圍龐大的上下游産業鏈,辦案檢察官在案件辦理過程中其實也産生過疑問:是否要全部抓捕到案?生産皮革原料的廠家又是否構成制假售假犯罪?

  青浦區檢察院的辦案檢察官最終引用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發佈的《關於辦理侵犯智慧財産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其中第十五條明確指出,關於為他人實施侵犯智慧財産權犯罪提供原材料、機械設備等行為的定性問題:明知他人實施侵犯智慧財産權犯罪,而為其提供生産、製造侵權産品的主要原材料、輔助材料、半成品、包裝材料、機械設備、標簽標識、生産技術、配方等幫助,或者提供網際網路接入、伺服器託管、網路存儲空間、通訊傳輸通道、代收費、費用結算等服務的,以侵犯智慧財産權犯罪的共犯論處。

  也就是説,只要證據確鑿,這條産業鏈上下游的所有主犯都將以侵犯智慧財産權犯罪的共犯論處,接受法律的嚴懲。

  “截至目前,我院審查認定,僅在許忠義處查獲的由‘長髮皮業’提供皮料製作的假冒包袋就價值1260余萬元,在林氏姐弟處查獲的包袋價值1170余萬元,另有産銷鏈上的其餘供貨、銷售環節,共計涉案金額超1億元。”該案的辦案檢察官王勝説。

  歷經數月審查,檢察機關認定該制假售假産業鏈中30余名犯罪嫌疑人明知是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而予以製作、銷售,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觸犯刑法,應當分別以假冒註冊商標罪、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非法製造註冊商標標識罪追究其刑事責任,遂批准逮捕。

  “隨著《刑法修正案(十一)》的頒布實施,智慧財産權犯罪懲處力度也在不斷加大,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的刑期由以前最高的七年,提高到十年,進一步提升了智慧財産權司法保護的威懾性。”王勝説,對重大侵犯智慧財産權犯罪案件,我們提前介入偵查活動,及時引導偵查思路,明確偵查方向,有針對性地提出收集、固定、完善證據的意見和建議,確保偵查取證有效性和案件準確性。

  免責聲明:中國網財經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財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號

  關於我們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 Power by DedeCms